三地打印,教育也应顺应天性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25日 来源:网易彩票新闻资讯频道 关键词:三地打印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儒家经典中提到的“教”是指按照道的原则修养,而道的原则指顺着本性行事。而如今的教育,在三地打印看来,怎么那么地“逆道而行”呢?
近一两年,涌现出乐各类“教育名人”。如“虎妈”,她用魔鬼似的教育培育出了一个顶尖大学的孩子,成为教育界关注的焦点。但我们若细细“品味”这种教育方式,便可发现这样的成功的代价有多大。她对孩子不尊重,不信任,严定家规,辱骂更是家常便饭,试想在这种缺乏信赖和起码的人格尊重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又怎么能够变得自信、宽容、公正呢?对孩子的心理影响是潜在的,“虎妈”在关注到孩子成绩的同时是否也关注到了呢?人们在效仿的同时,是否也应该考虑一下后果呢?
都说强扭的瓜不甜。强扭之后,瓜或许照样长得份量十足,但这甜味是否保留得住呢?“狼爸”要求他的孩子绝对服从于他,据说到了出游需制定具体到每一分钟的计划的变态地步。试想哪一天狼爸不再提出要求,孩子们还知道自己前行的方向吗?
对于这些将孩子狭隘地囿于自己教育思想的圈子的方式我实在无法持赞成态度。前人在“循其道”这方面实在比我们做得好。其貌不扬的郭橐驼深谙种树之道,“顺乎天性”是也。那些有着强烈的控制欲的人总是过于殷切,今日摇一摇,明日抓一抓,虽曰爱之,其实害之。种树如此,育人亦如此。而庖丁也知“依乎天理”、“因其固然”,其刀使用十九年,依然“若新发于硎”。在教育中我们是否也可以更自然些,给孩子们相对自由的环境,给予尊重、信赖与欣赏,同时注重因材施教,讲究循序渐进呢?
试看今日教育,强硬的手段,填鸭式的灌输,孩子们又怎么能感受到学习的乐趣、生活的幸福呢?当然尊重个性、给予自由的学习环境并不等同于溺爱。对于懒惰的孩子严格要求适当提醒是好的;若一味放纵,其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猫爸”温和、民主,又不放弃原则,这才是他教育女儿成功的秘诀吧。
成功的教育是教育者能够找到孩子的天性热爱所在并加以塑造培养。教育不是让孩子感到痛苦,而是让教育者与孩子一同享受教育的过程。所以我们期待教育的春天早日到来。

一只鸟的掠过,一片叶的坠落,都会在水面上漾开一圈圈涟漪。甚至乍起的微风,也能将水波的碧裙吹皱。

我一直很是遗憾,人心宛如一池春水,常常敏感得容不下一粒细沙。

还记得那“心似比干多一窍”的黛玉吗?那闻鸟则悲、见花生愁的多情女子,敏感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任是什么物件都能让她嗟呀垂泪。太过于敏感的悲情女子,美则美矣,只不过如青花瓷,即使被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也太容易碎裂——敏感会让你假想出许多并不存在的敌人,如刀剑般一寸一寸割裂着你的心。

事实上,黛玉自己也曾说:“事若求全何所乐。”可她自己却正如惜春所说:“那么聪明的人,可就是有点瞧不破。”或许,人心真如春水吧,对外界作出敏感的反应,只不过是出自于一种本能,一种天性。

可是春水不会因为一丝扰动而永恒波荡,它终会有平静的一天;人却不同,一旦有什么事让你产生迅捷的反应——哪怕那只是缘于你错误的联想,也会成为烙在眉心的一粒砂,拂之不去。

我们能不能让自己“迟钝”一点?不必急于作出反应,不必急于作下判断,想想看,你的想象力是否创造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世界呢?

敏感的心会让你拥有“狂人”一般偏执的眼光——会把老师的关怀当作假意虚情,会把家长的呵护当作约束限制,会把同学的真诚当作心怀鬼胎——它使你为自己树起无限的假想敌。可倘若你能“迟钝”一些,简单一点,又哪里会有这么多不必要的烦恼与忧虑?

我常常遗憾人心如同一池春水,等闲也易起波澜。诚然,三地打印们需要敏锐的洞察力,看问题的穿透力,但在生活中,在无关紧要的问题上看淡一点,少些敏感,不仅是给自己减负,也是给社会增添一点亮色。

艺术大师刘海粟面对那么多的纷纷扰扰依然泰然处之,他说:“泰山从不因人们往它身上扔石块而动,相反石块扔得越多,山体就越大,任凭他去吧!”乌台诗案后的苏轼也说过“此心安处是吾乡”。对于是是非非,迟钝一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蛇影杯弓颦卿绝粒”的故事一旦脱离了艺术作品而成为现实,就毫无美感可言。有时候或许正如歌中所唱的“做一个傻子多么好”——对一些生活上的细枝末节,对人情世故的纷纷扰扰,不妨浅尝辄止地认知,粗线条地思考。

细思之,“难得糊涂”不也就是一种“迟钝”的力量?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儒家经典中提到的“教”是指按照道的原则修养,而道的原则指顺着本性行事。而如今的教育,在三地打印看来,怎么那么地“逆道而行”呢?
近一两年,涌现出乐各类“教育名人”。如“虎妈”,她用魔鬼似的教育培育出了一个顶尖大学的孩子,成为教育界关注的焦点。但我们若细细“品味”这种教育方式,便可发现这样的成功的代价有多大。她对孩子不尊重,不信任,严定家规,辱骂更是家常便饭,试想在这种缺乏信赖和起码的人格尊重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又怎么能够变得自信、宽容、公正呢?对孩子的心理影响是潜在的,“虎妈”在关注到孩子成绩的同时是否也关注到了呢?人们在效仿的同时,是否也应该考虑一下后果呢?
都说强扭的瓜不甜。强扭之后,瓜或许照样长得份量十足,但这甜味是否保留得住呢?“狼爸”要求他的孩子绝对服从于他,据说到了出游需制定具体到每一分钟的计划的变态地步。试想哪一天狼爸不再提出要求,孩子们还知道自己前行的方向吗?
对于这些将孩子狭隘地囿于自己教育思想的圈子的方式我实在无法持赞成态度。前人在“循其道”这方面实在比我们做得好。其貌不扬的郭橐驼深谙种树之道,“顺乎天性”是也。那些有着强烈的控制欲的人总是过于殷切,今日摇一摇,明日抓一抓,虽曰爱之,其实害之。种树如此,育人亦如此。而庖丁也知“依乎天理”、“因其固然”,其刀使用十九年,依然“若新发于硎”。在教育中我们是否也可以更自然些,给孩子们相对自由的环境,给予尊重、信赖与欣赏,同时注重因材施教,讲究循序渐进呢?
试看今日教育,强硬的手段,填鸭式的灌输,孩子们又怎么能感受到学习的乐趣、生活的幸福呢?当然尊重个性、给予自由的学习环境并不等同于溺爱。对于懒惰的孩子严格要求适当提醒是好的;若一味放纵,其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猫爸”温和、民主,又不放弃原则,这才是他教育女儿成功的秘诀吧。
成功的教育是教育者能够找到孩子的天性热爱所在并加以塑造培养。教育不是让孩子感到痛苦,而是让教育者与孩子一同享受教育的过程。所以我们期待教育的春天早日到来。

一只鸟的掠过,一片叶的坠落,都会在水面上漾开一圈圈涟漪。甚至乍起的微风,也能将水波的碧裙吹皱。

我一直很是遗憾,人心宛如一池春水,常常敏感得容不下一粒细沙。

还记得那“心似比干多一窍”的黛玉吗?那闻鸟则悲、见花生愁的多情女子,敏感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任是什么物件都能让她嗟呀垂泪。太过于敏感的悲情女子,美则美矣,只不过如青花瓷,即使被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也太容易碎裂——敏感会让你假想出许多并不存在的敌人,如刀剑般一寸一寸割裂着你的心。

事实上,黛玉自己也曾说:“事若求全何所乐。”可她自己却正如惜春所说:“那么聪明的人,可就是有点瞧不破。”或许,人心真如春水吧,对外界作出敏感的反应,只不过是出自于一种本能,一种天性。

可是春水不会因为一丝扰动而永恒波荡,它终会有平静的一天;人却不同,一旦有什么事让你产生迅捷的反应——哪怕那只是缘于你错误的联想,也会成为烙在眉心的一粒砂,拂之不去。

我们能不能让自己“迟钝”一点?不必急于作出反应,不必急于作下判断,想想看,你的想象力是否创造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世界呢?

敏感的心会让你拥有“狂人”一般偏执的眼光——会把老师的关怀当作假意虚情,会把家长的呵护当作约束限制,会把同学的真诚当作心怀鬼胎——它使你为自己树起无限的假想敌。可倘若你能“迟钝”一些,简单一点,又哪里会有这么多不必要的烦恼与忧虑?

我常常遗憾人心如同一池春水,等闲也易起波澜。诚然,三地打印们需要敏锐的洞察力,看问题的穿透力,但在生活中,在无关紧要的问题上看淡一点,少些敏感,不仅是给自己减负,也是给社会增添一点亮色。

艺术大师刘海粟面对那么多的纷纷扰扰依然泰然处之,他说:“泰山从不因人们往它身上扔石块而动,相反石块扔得越多,山体就越大,任凭他去吧!”乌台诗案后的苏轼也说过“此心安处是吾乡”。对于是是非非,迟钝一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蛇影杯弓颦卿绝粒”的故事一旦脱离了艺术作品而成为现实,就毫无美感可言。有时候或许正如歌中所唱的“做一个傻子多么好”——对一些生活上的细枝末节,对人情世故的纷纷扰扰,不妨浅尝辄止地认知,粗线条地思考。

细思之,“难得糊涂”不也就是一种“迟钝”的力量?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儒家经典中提到的“教”是指按照道的原则修养,而道的原则指顺着本性行事。而如今的教育,在三地打印看来,怎么那么地“逆道而行”呢?
近一两年,涌现出乐各类“教育名人”。如“虎妈”,她用魔鬼似的教育培育出了一个顶尖大学的孩子,成为教育界关注的焦点。但我们若细细“品味”这种教育方式,便可发现这样的成功的代价有多大。她对孩子不尊重,不信任,严定家规,辱骂更是家常便饭,试想在这种缺乏信赖和起码的人格尊重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又怎么能够变得自信、宽容、公正呢?对孩子的心理影响是潜在的,“虎妈”在关注到孩子成绩的同时是否也关注到了呢?人们在效仿的同时,是否也应该考虑一下后果呢?
都说强扭的瓜不甜。强扭之后,瓜或许照样长得份量十足,但这甜味是否保留得住呢?“狼爸”要求他的孩子绝对服从于他,据说到了出游需制定具体到每一分钟的计划的变态地步。试想哪一天狼爸不再提出要求,孩子们还知道自己前行的方向吗?
对于这些将孩子狭隘地囿于自己教育思想的圈子的方式我实在无法持赞成态度。前人在“循其道”这方面实在比我们做得好。其貌不扬的郭橐驼深谙种树之道,“顺乎天性”是也。那些有着强烈的控制欲的人总是过于殷切,今日摇一摇,明日抓一抓,虽曰爱之,其实害之。种树如此,育人亦如此。而庖丁也知“依乎天理”、“因其固然”,其刀使用十九年,依然“若新发于硎”。在教育中我们是否也可以更自然些,给孩子们相对自由的环境,给予尊重、信赖与欣赏,同时注重因材施教,讲究循序渐进呢?
试看今日教育,强硬的手段,填鸭式的灌输,孩子们又怎么能感受到学习的乐趣、生活的幸福呢?当然尊重个性、给予自由的学习环境并不等同于溺爱。对于懒惰的孩子严格要求适当提醒是好的;若一味放纵,其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猫爸”温和、民主,又不放弃原则,这才是他教育女儿成功的秘诀吧。
成功的教育是教育者能够找到孩子的天性热爱所在并加以塑造培养。教育不是让孩子感到痛苦,而是让教育者与孩子一同享受教育的过程。所以我们期待教育的春天早日到来。

一只鸟的掠过,一片叶的坠落,都会在水面上漾开一圈圈涟漪。甚至乍起的微风,也能将水波的碧裙吹皱。

我一直很是遗憾,人心宛如一池春水,常常敏感得容不下一粒细沙。

还记得那“心似比干多一窍”的黛玉吗?那闻鸟则悲、见花生愁的多情女子,敏感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任是什么物件都能让她嗟呀垂泪。太过于敏感的悲情女子,美则美矣,只不过如青花瓷,即使被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也太容易碎裂——敏感会让你假想出许多并不存在的敌人,如刀剑般一寸一寸割裂着你的心。

事实上,黛玉自己也曾说:“事若求全何所乐。”可她自己却正如惜春所说:“那么聪明的人,可就是有点瞧不破。”或许,人心真如春水吧,对外界作出敏感的反应,只不过是出自于一种本能,一种天性。

可是春水不会因为一丝扰动而永恒波荡,它终会有平静的一天;人却不同,一旦有什么事让你产生迅捷的反应——哪怕那只是缘于你错误的联想,也会成为烙在眉心的一粒砂,拂之不去。

我们能不能让自己“迟钝”一点?不必急于作出反应,不必急于作下判断,想想看,你的想象力是否创造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世界呢?

敏感的心会让你拥有“狂人”一般偏执的眼光——会把老师的关怀当作假意虚情,会把家长的呵护当作约束限制,会把同学的真诚当作心怀鬼胎——它使你为自己树起无限的假想敌。可倘若你能“迟钝”一些,简单一点,又哪里会有这么多不必要的烦恼与忧虑?

我常常遗憾人心如同一池春水,等闲也易起波澜。诚然,三地打印们需要敏锐的洞察力,看问题的穿透力,但在生活中,在无关紧要的问题上看淡一点,少些敏感,不仅是给自己减负,也是给社会增添一点亮色。

艺术大师刘海粟面对那么多的纷纷扰扰依然泰然处之,他说:“泰山从不因人们往它身上扔石块而动,相反石块扔得越多,山体就越大,任凭他去吧!”乌台诗案后的苏轼也说过“此心安处是吾乡”。对于是是非非,迟钝一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蛇影杯弓颦卿绝粒”的故事一旦脱离了艺术作品而成为现实,就毫无美感可言。有时候或许正如歌中所唱的“做一个傻子多么好”——对一些生活上的细枝末节,对人情世故的纷纷扰扰,不妨浅尝辄止地认知,粗线条地思考。

细思之,“难得糊涂”不也就是一种“迟钝”的力量?


猜你喜欢